活動日期

文/林淑芳師姐

師父說:「如果有人問修行有什麼好處?別再說身體健康了,因為那原本就是修行的附加價值,根本就不用提」。

 

身體的蛻變       

    多年來的修行雖然一直存在著意識修行,但一路上卻讓我驚呼連連,或許是因為體質敏感。從小因身子弱,母親是非常虔誠的淨土宗信徒,他希望我每天能課誦各種經典,但我是嗤之以鼻的在她不厭其煩之下學會了大悲咒,而就在我將近五十歲時,在某天遇見了一位數面之緣點頭之交的朋友拿了本金剛經給我,他希望我每天誦持,說也奇怪,當下我卻欣然接受。

    因緣際會,當我入門跟師父修行時,有一次無意間看了師父開示,於是迫不及待的告訴師姐我要接受靈性的渡化,渡化法會當下之震撼,難以言喻。總之,當你走出那棟建築物後恍如隔世、脫胎換骨、通體舒暢,真是言語所難以形容,這也是讓我走上修行之路的原因,而改變了整個人生觀。我人生的前五十年是個體弱多病、衰運連連人,結婚才四天我就住進醫院接著動腎臟大手術而注定了我的悲慘人生,母親時常陪著我穿梭各大醫院,以醫院為家,在一個深夜裡我躺在手術台上,聽見兄長與丈夫抱頭痛哭、而親朋好友從全省各地趕來魚貫進場,每個臉上哀戚的猶如來送行,然而我告訴自己我必須要活下去,因為我責任重大,我的孩子還小,在醫院裡只要我能下床我一定嚷著回家,我顧不得腎臟還插著尿管、手提著尿袋的跑回家,因為我愧對家庭,要為家庭盡一份心力。

    在修行一段時間後,我到醫院做每年的例行檢查,因為我兩個腎臟像兩座大礦場,每年必須採礦1~2次,而此次醫生卻驚訝的向我說,現在在忙些什麼?因為我狀況很好,我說我在修行,醫生很正面的肯定,希望我能繼續保持,所以修行至現將近八年,我只再進過一次醫院,我又為何會進這唯一的一次醫院呢?因為這八年常中,我有半年時間修行怠惰了,半年後我又進了醫院。

 

修行帶來的福報 

    後來經過種種的事情,讓我有了修行上的覺悟,我開始積極參與共修上課,會館是我的保護網,我亦開始虔心的去看師父開示,師父說每一次的共修就是一場人天大法會,我秉持著師父的開示,發覺越上課越法喜、越上越投入,每天我盼著共修時間的到來,我祈求師父能讓我心無旁騖來共修,別讓俗事絆著我,因為我不想錯過每次共修的機會。真的!從去年四、五月開始到現在我沒錯過任何一堂課,我認真上課、當義工、做工作禪,就在今年的新春團拜向師父拜完年回來,師兄姐告訴我說我有抽到獎,霎時感覺五雷轟頂,真是太神奇了!從小到大我是家中的衰星,福報永遠只有兄弟姊妹的份,尤其妹妹隨便花個一百元買刮刮樂,就刮的沒完沒了,而我就算只是抽個小獎,也永遠是銘謝惠顧,但現在唯一的一次抽獎機會就讓我抽中了,天阿!真是人在做天在看,我那麼用心上課、當義工與做工作禪,佛菩薩看到了我的努力,佛菩薩給與我的獎賞,你說禪宗這個法門殊不殊勝,真的是真修實證。

 

真超渡的殊勝 

    師父證道了嗎?是的,師父真的證道了,因為我們的超渡是真超渡,每年的農曆七月我都必須代表夫家與娘家到高雄香火鼎盛寺廟去為祖先做超渡,那是成千上萬的信眾為期四天的誦經祈福消災法會,但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唯獨在禪宗師父門下,每次的靈性渡化,屢屢震撼、屢試不爽,因體質特殊當下似乎與靈界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祂似乎想傳達某種訊息,要告訴你祂收到了知道了即將被超渡,祂在雀躍著,這種震撼,每當午夜夢迴時憶及,真覺不可思議。

 

自性皈依才是真正的皈依 

    說到皈依,我家抽屜裡也有一張皈依證,師父說有真皈依與假皈依,假皈依是皈依佛相、法相、僧相,真正的皈依是皈依真法、真佛、真師、真僧,那才是寶,真正的三寶(佛寶、法寶、僧寶)是尊貴的、永生不滅的,不會因為色身的滅度就消失。憶及剛禪修一年的時候,有次周六上師父課時,高雄是透過視訊連線,那天師父心血來潮想讓弟子皈依,就在透過視訊皈依個當下,我還來不及意會,靈性卻幾乎快破體而出,帶動了整個身體的震動,幾乎無法把持,同時間會館也有點小騷動,會後才知有人痛哭流涕,因為她當下看到得每位師兄姐坐在雲端上,真是如此殊勝的場景,唯有佛才做得到,所以師父真的是尊成就的佛。師父也說只要我們不退轉就算是今生今世沒有成就,我們也是佛菩薩的眷屬。

  

    以上見證,字裡行間或許詞不達意,但句句都是肺腑之言,與師兄師姐及十方大德分享。                                

                                                  

創作者介紹

高雄禪修會館

高雄市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